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保定洪路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保定洪路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三十而已:大结局梁正贤解决赵静语却想同王漫妮复合的真相,好狠

发布日期:2024-07-02 11:21    点击次数:66

注|原著与电视剧有出入保定洪路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大结局,王漫妮在酒吧与好友相聚,却偶遇梁正贤。

梁正贤在重逢后的第一句话就是:

“漫妮,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极光?”

而王漫妮选择断然拒绝。

即便梁正贤在之前表明了自己“一南一北,两不干涉”的奇葩表达,可很多人都在惋惜这二人之间的分开,甚至觉得王漫妮是在不识好歹。

可唯有看到大结局才懂:

梁正贤甩掉赵静语却想要同王漫妮复合背后的真相,真的令人细思极恐。

抽身的打算

早在很久之前,梁正贤就做好了随时抽身的打算。

本质上:

梁正贤就是一个精明的商人,以价值来作为区分的算法,以投入感情,利益价值来计算,从来都是他最为擅长的方式。

终归,利益才是永远的话题。

从一开始,这个男人就没打算全情投入。

毕竟,成年人的世界里,利益和分寸二字,是终极话题和方向。

利己主义,其实早已刻入这类人的骨子里。

以商品的价值来衡量人自身的扭曲价值,在这类人身上,体现地淋漓尽致。

而区分价值的衡量线,其实早已在投入和付出比上,就已经见分晓。

我们先来看赵静语。

作为梁正贤豢养的金丝雀,我们可以清楚地从她口中知道一个事实:

“我跟梁正贤虽然没有举行结婚仪式,可这七年,一直是他在养我的。”

七年,看着是不长不短,却也是段不可忽视的时间,毕竟,七年的时间里,什么都会发生。

赵静语在梁正贤身边待了七年,却还能在许多的女人中脱颖而出,甚至成为对方留在香港,被承认的未婚妻,可见其手段之足,耐心之长。

可同样的,岁月匆匆,容颜老去,年华不在,也是这样女子的噩梦。

何况这七年的背后,还有着“七年之痒”四个字的隐患。

何况,人生能有几个七年?

又有谁能一味将青春和春光,都耗在这里面?

光是这七年来的经历和她如今现有的身份,便已然不可小觑。

但同样的,也因为赵静语在梁正贤身边待了七年,这也正是她的优势。

或许梁正贤在她身上的新鲜感早已过去,但她身上的利用价值,却是被梁正贤所肯定的。

何况,金丝雀也有金丝雀的作用和优势,她的听话懂事和处理梁正贤其余那些莺莺燕燕的效率上,是值得被肯定的。

在梁正贤在心软念旧情的时候,她适时地成为了那个帮助她处理内部矛盾的最好利刃。

于是乎,在赵静语的身上,梁正贤看到了价值,同样的,便给予了七年的付出,别墅,车子,副卡,两个人养的一条狗,甚至是既定范围内“未婚妻”的名头。

而王漫妮呢,则是他在寻求刺激和猎物过程中的意外收获。

何况,王漫妮还在意外中救过他半条命。

即便梁正贤同她认识的时间短,感情上也未必有那么深刻,但经历上的刻骨铭心,却是不可否认的:

海底氧气面罩脱落的那一瞬间,对方的勇气和做法,都令梁正贤在荷尔蒙激素作怪的情况下,开始对这个新猎物产生了足够的探讨欲望。

即便此时王漫妮在他心中的印象是一只猎物,不好掌控,但同样的,也是带给他印象最为深刻猎物,否则他也不会在大结局时与王漫妮重逢,甚至还有复合的念头,可见对方给她的印象,足够深刻。

新人,新鲜感足够强烈,何况,这世界上从来都是只见新人笑,不见旧人哭,荷尔蒙上头的一瞬间,其实谁也说不好。

原本,梁正贤最开始对王漫妮寻求的,也并没有那么多。

奈何人的心意,随时都会改变。

或许最开始是并没有那么动心的,但架不住她身上的惊喜太多了。

潜水时的勇气,带她去享受新鲜感时的那种消磨灵魂的快感,商业会谈上“与众不同”的表现,甚至于随时抽身的能力,都让他起了挫磨之心。

在软玉温香窝里待久了,有个性,有姿色,甚至是有野心的女人,终究是吸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如同收集不同的蝴蝶标本一般,收集不同的女人,将他们玩弄于手掌,也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。

猎物一开始是不听话,可若是一开始就听话的猎物,又怎么会好玩儿?

对于梁正贤而言,玩弄女人没什么意思,可玩弄人性,却很有意思。

永恒的利益话题

而再仔细想想:

赵静语上门找王漫妮摊牌时候的举动,也意味深长。

很简单:

人只有在感受到威胁的时候,才会如此慌不择路地选择跑到对方密面前来示威。

赵静语的上门,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王漫妮这个巨大的潜在威胁,另一方面,也是他在潜意识里预感到,这个男人的变心速度,要不自己想象中要来得更快。

危机感骤然降临。

这令赵静语的心中感到十分不妙。

而王漫妮的出现,已经梁正贤对她的狂热程度,甚至超出了她一向对他的了解。

于是,表面上来看:

是王漫妮失了下风,成了被动的第三者,实则是赵静语内心的不安和冲动纠结,令她杀到了上海,开始频频寻找对方的错处。

可归根究底:

是对方心底没底气,否则她也不会如此急匆匆地跑过来了。

更何况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:

赵静语和王漫妮如此争夺梁正贤,最根本上就是在争夺资源和利益,而非是梁正贤这个人。

而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,他可没有傻到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地步。

就连赵静语和王漫妮自己都说了:

如果对方不是一个财务自由的美国华裔,她未必会如此动心。

归根结底,还是谈价值利益,更有讨论性,也更实际些。

然而,即便赵静语和王漫妮再如何斗,作为问题源头的梁正贤的谋算,只会比这二人更精明。

人在有了金钱有了权势资本后,自然是两边都想好,两边都想要,于是乎,一个“一南一北,两不干涉”的构想,就这样被提出来了。

何况,即便对方不答应,他也留有后手。

原本跟对方的感情就没有多么深,权衡利弊后,这是最平衡两边的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事实证明,梁正贤的谋算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深:

至少赵静语跟了自己七年,熟悉自己的脾气秉性,愿意互相利用,至少还有可循环利用价值;

可面前这个,自己的房子是租的,而不是买的;送车给王漫妮又如何,可车子写的是他的名字,是固定资产;王漫妮嘴上说着自己要自尊,要尊严,可身上穿的用的戴的,哪一件没有自己的手笔?

要割裂,就彻底割裂,要比狠,他只会比她更狠。

燃烧的快感

可说到底:

赵静语和王漫妮这两个人,梁正贤哪个都不会选。

毕竟,人可以再找,可人对新鲜事物的追寻和对感官的刺激,却是永远不会停止的。

我在前面提到过,本质上梁正贤就是一个精明的商人,他的投资只会放在有价值的地方。

于他而言,赵静语是已几近燃烧殆尽的仓房,而王漫妮则是新入手的仓房。

即便人不在了,可人骨子里追寻新鲜感的习惯,喜欢刺激的劣根性,却始终是没有变过的。

何况,人性这回事儿,从来都是不可捉摸。

之前他不愿同赵静语彻底断掉,借口是还有生意上的事情无法分割,可如今分割的这么干脆,又是因为什么呢?

原因不外乎一件事:

这个世界上,没有永远的敌人,也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

只有在利益上争端,甚至是不均衡的时候,一切才会走向滑落的深渊。

更何况,大结局时,王漫妮重遇梁正贤时,他对赵静语的说辞和举动,才真的是细思极恐。

“我搞定赵静语了。”这是梁正贤对王漫妮的解释和交待。

可这个搞定,究竟是不再“一南一北”两不干涉了,还是彻底放弃赵静语了呢?

赵静语跟他在一起七年,他都能狠心舍弃,又遑论旁人呢?

说到底,这个男人比我们想象中的,要更狠。

之前他还在赵静语和王漫妮两者之间犹豫不决,可如今却放弃地如此干脆利落,究竟是对方身上提供的情绪价值不再令他觉得值得了,还是赵静语自己想要离开呢?

这背后的原因,谁都说不清楚。

可唯一一点,我们是能够肯定的:

即便失去了赵静语和王漫妮,可他对新鲜的人和事儿的追求,却永远不会停止。

而新的仓房不断入手保定洪路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燃烧的快感,才会让他感到期待。



相关资讯

服务项目

TOP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保定洪路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